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本栏目引用、摘录或转载来自第三方的文字内容时,并不表明这些内容代表北控磁浮公司的观点,其目的只是供访问者交流与参考。

中低速磁浮的天路传奇

发布日期:2012-10-31

媒体转自:《轨道交通》2012年10月 总第96期

中低速磁浮的天路传奇
--访北京控股磁悬浮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志明

    2012年,是刘志明与中低速磁浮结缘的第十四个年头。这十四年间发生的一切与其说是一个故事,倒不如说是一则传奇。如果不是1999年接触到中低速磁浮技术,刘志明的人生也许会是另外一条轨迹。80年代初北京大学经济系毕业,时任北京控股和旗下多家子公司领导职务的刘志明,在从商、从政的路上或许能走得更远。
    偶然亦必然,当他与中低速磁浮的不解之缘悄然而至后,刘志明最终把自己人生定格在发展我国中低速磁浮交通技术工程化和产业化这条路上。十四年的光阴流转见证了刘志明和所有合作伙伴们的执着和坚守。
蓦然回首,刘志明用打造“天路”形容他和合作伙伴们的曾经。每听到韩红那首耳熟能详的《天路》,“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旋律响起时,刘志明心中都有一种直击心灵深处的触动。中低速磁浮列车超强的转弯爬坡能力使其线路对地形的适应性极高,辗转腾挪形似天路;他更加坚信,在国际化、市场化、城市化、工业化以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并行发展的今天,坚持自主创新,发展高端民族产业和现代制造业,是国家长期屹立世界民族之林,实现人民幸福的一条天路。
    这条通往人间天堂的路是他人生的方向。风雨人生,兢兢业业,利弊得失,从未计较。他坚信:“路是人走出来的,需要长期坚持不懈地努力和付出,需要汗水、泪水和心血去铺就。”
   

    那些年,岁月悠悠。
    初见刘志明,恰逢在唐山试验基召开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磁浮列车运控系统调试总结会。在从北京去往唐山的路上,刘志明开始了他的回忆。
    悠悠十四年岁月,如果完整地记录下来,一定能写成一本书。刘志明的回忆里有激情,有波澜,有思索,有淡然。言语间有澎湃的强国之心,有时光流淌过后的云淡风轻,有岁月沉淀下来的从容淡定。
    北京控股曾经是北京八达岭旅游公司的大股东,1999年初,八达岭景区外移,新停车场建在距长城2.6公里处,需要解决游客运送问题。当时兼任八达岭旅游公司副董事长的刘志明和他的同事,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了解到我国80年代初开始研究中低速磁浮技术,并取得阶段性成果。采用中低速磁浮连接方案,将古老文明和现代科技结合,即可丰富八达岭旅游内涵,又可以发展磁浮交通技术。虽然是个轨道交通的门外汉,刘志明却被这个当时仍处于实验室阶段的技术深深吸引,他判断中低速磁浮在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中有广阔应用前景,预见到了一个属于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中低速磁浮交通民族产业的神话。
    “建立以轨道交通为骨干的城市综合交通体系是我国大中城市交通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国人口众多、城市化发展快、对公共交通依赖性强、现有交通设施不发达,为磁浮交通产业发展提供了全世界范围内独有的市场机遇,市场是发展民族产业最宝贵的战略资源。中国有优秀的科学家,辛勤的产业工人,具有发展磁浮高端民族产业生产力方面的条件。”
    善于思索的刘志明,对产业发展的各个环节都有认真分析,并有独到深刻的认识。“信息化技术革命以来,现代技术具有系统性强、分工细、与信息化技术高度融合的特点,因此技术的掌握和发展只能靠自主研发。系统技术研发的本质是工业设计,核心是要解决设计的权力和能力问题。实现技术的领先和超越,首先要建设和拥有技术研发平台和载体,虽然这是艰苦漫长和充满风险的过程。”
    事实出乎想象的艰难。在超越之路上,刘志明经历了太多。他遭遇了来自技术上的挑战,漫长时间周期的困扰,研发资金的短缺,外界的不解和压力,一次次的希望与失望,当然更有政府部门的支持,合作伙伴的通力合作------
    如此种种,不幸?还是幸运?总之,所有的不幸和幸运,最终都转化成为磁浮发展的能量,奠定了发展和成功的基础。十四年里,刘志明和他的合作伙伴们建设了研发平台和载体、掌握了核心技术、建立了工程化体系、推进了产业化实施准备,所有成果可以具体到打造四代车、两条线以及制定标准等。
    四代车分别是:试验车、工程化车、两辆实用型头车、实用型中车。试验车是中国第一辆全尺寸中低速磁浮列车,2001年7月研发完成,解决了从实验室模型到工程模型的论证问题;工程化车2005年8月研发完成,解决了按照轨道交通标准要求的工业化生产问题;实用型头车2009年5月上线运行,解决了列车编组、系统控制问题;实用型中车2011年6月开始运行试验,解决了轨道交通运用车辆定型问题。
    还有至关重要的两条线:一条是2001年4月在湖南长沙国防科大建成的204米试验线,满足了“中试”的需要;另一条是2008年9月在河北唐山轨道客车公司建成的1.547公里的工程化试验线,满足了工程实施系统试验的需要。
    目前, 中低速磁浮列车已安全试验运行7万多公里,时速达到100公里以上,可靠性和安全性得到了充分验证。完成了科技部和住建部组织的“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验收。至此,中国的中低速磁浮列车的悬浮控制、线路工程、供电、通信信号、列车控制和运行控制系统设备等已完成设计定型、工艺定型,获得了90余项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北控磁浮和合作单位完成了12项磁浮交通企业标准的制定,并在国家住建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承担了国家中低速磁浮行业标准的制定工作。
    北控磁浮和国防科大与合作单位一道,用了十四年,终于磨成了一柄倚天长剑——成熟的中低速磁浮交通系统,凸显了其乘坐舒适、低噪声、线路适应性强、综合造价较低等优势,吸引了北京、深圳、天津等国内很多城市的关注,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2010年7月,习近平副主席考察唐山试验线,兴致勃勃的乘坐了中低速磁悬浮列车,并给与了高度评价,“你们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那些事儿, 刻骨铭心
    中低速磁浮交通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发展,涉及自动控制、电力电子技术、直线推进技术、机械设计制造、故障监测与诊断等众多学科,技术复杂,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这不是仅靠一两家单位的力量可以独立完成的工作。如何推动这样一个复杂系统的产业化?
    北控磁浮与国防科大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北控磁浮负责投资和组织,国防科大负责系统集成和核心技术公关,双方共同组织联合国内相关领域的单位,采取产学研合作模式,共谋中低速磁浮事业发展。
然而,当时手里只有8000万元注册资本金的北控磁浮,面对的是中低速磁浮技术特点、技术研发现状和发展前景不被认知的局面,中低速磁浮在当时很多人眼里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神话,寻找到众多领域的合作单位谈何容易?
    北控磁浮人的执着和努力让他们获得了更多人的信任。“记得那时没有周末的概念,需要出差随时动身;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管理人员能坐汽车不坐火车,能坐火车不坐飞机,即使坐飞机也首选折扣最大的特价票,大多数时候的往返总会披星戴月。住宿不选择高级宾馆;即使召开规格较高会议和重要宴请,也从来不上名贵酒,高档菜。”
    正是这样,北控磁浮不仅赢得了信任与尊重,更团结了一批为振兴民族产业甘愿付出的合作单位。期间,有些单位的主要领导更换数任,但彼此的合作依然无间,直到今天,这些单位还在坚定地和他们并肩战斗。他们是:国防科大、唐山轨道客车公司、莱芜钢铁集团、株洲南车时代、上海飞机制造厂、上海飞机研究所、青岛四方车辆研究所、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南京华氏电子科技公司、天津机辆轨道交通装备公司、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中铁六局、中铁宝桥公司、中铁房山桥梁公司、中铁电气化局等。
    可以看出,这些合作单位都是拥有技术和资金实力的大型国有企业,他们相信了中低速磁浮产业的未来,愿意为民族产业发展努力。“选择中低速磁浮就意味着选择了风险和磨难,每一个成员需要有共同的价值观,认同体系的运作模式。以打造中国世界领先的中低速磁浮交通系统民族产业为目标,发挥各自优势,开展相关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实施准备。”
    在唐山现场会上,一位北京通号院的技术负责人深情地讲述:“我们通号院做这个项目,不是为了钱。虽然北控磁浮给我们的研发费用很少,但是发展中低速磁浮产业是咱中国轨道交通领域的一件大事,通号院作为通信信号领域的领军企业,我们不做谁来做?”话语虽然质朴,却满是对磁浮产业发展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通号院自2003年与北控磁浮合作,在长沙204米线上启动了磁浮运控系统的研发,至今已经完全掌握了技术,并完成了国际最高级别的安全认证。

 
    北控磁浮先后获得了国家科技部、国家住建部、北京科委、北京交委等政府部门的支持,包括资金支持。加上自有注册资金,北控磁浮共获得了3亿元资金。作为一种全新系统的研发投入,无论选定何种参照系,3亿元都是低得惊人的数字,那不过是国内一线城市一幢豪宅的市值,但是北控磁浮却用3亿元坚持了十四年,建设了两条线,四代车,推进了标准和专利工作,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产学研结合的研发和产业化体系中,北控磁浮作为投资和组织主体,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创新,这一模式已经引起学术界关注,已形成多篇研究报告。北控磁浮和国防科大不仅主导研发工作,更重要的是集结了一个涉及多学科的具有系统集成能力的技术队伍。这是因为中低速磁浮交通系统涉及众多不同学科、不同专业,多元的技术和不同的专业系统,必须依照一定的逻辑融合在一起,其复杂性使得任何一个子系统厂商都无法通过简单组合来轻易地完成研发和系统集成任务。
   

    那些人, 感天动地
    在虚拟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价值体现往往具有可操作和短期化的特征,人最大的富庶在于对信念的坚持。不论什么时代,劳动者都是社会的中流砥柱;劳动者价值创造的溢出效应是一切价值聚集效应的基础和源泉。
    点开北控磁浮的网站主页,会看到他们独特的公司理念:创造物质财富,实现精神价值,完善治理结构,回报贡献者。刘志明希望磁浮研发代表的精神价值穿越时代长青。而谈到何为北控磁浮的精神价值,他用四个坚持来概括,“坚持民族产业发展,坚持价值创造,坚持所有者心态,坚持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结合”。
    十四年里,刘志明也曾有过苦闷,失落,但是每次让他重拾信心,坚毅前行的,是那些不离不弃、精诚合作的伙伴们。中低速磁浮产业从无到有,是他们一次又一次令刘志明心生敬佩与感动。
    难忘被称为中低速磁浮之父的常文森教授。常教授从人生的盛年开始研究中低速磁浮技术,从拆旧变压器做实验中艰难起步,不为浮名绊此生,坚守了30多年。“磁浮试验车系统联调正赶上2001年的夏天,当时的长沙酷暑难当,60多岁的常教授和科技人员一起在烈日下,光着膀子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背上都晒红了。如今他76岁了,已经退休了,每天还坚持上班,帮我们把握技术研发的大方向,不要报酬”;
    难忘严陆光、周干峙、施仲衡、顾国彪、刘友梅、钱清泉、简水生、焦桐善、宁斌等著名院士专家,他们不辞辛劳,多次到试验线实地考察和调研,参加磁浮交通系统技术论证会和验收会,并提出中肯意见和建议,支持磁浮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发展。2004年,在北京交通研究中心举办的“关于磁浮交通产业发展专家论证会”上,形成了一个纪要,其中一句话让人深思,“我们不能再一次失去一个形成民族产业的机会”;
    难忘胡兆广、范伯元、熊大新、黄卫、黎晓宏以及北控、京泰集团的很多领导,这些德高望重的领导,他们从企业和国家的长远利益出发,超越任期,果断决策,给磁浮研发持续的支持;
    难忘李杰、龙志强、吴俊、佘龙华、王平、王永宁、刘炜、姚生军……他们承受巨大压力,甘于清贫,心中一团火,守着誓言,从未熄灭;
    难忘莱钢的那些山东汉子,他们只从北控磁浮获得了100万元的经费支持,自己研发投入了近4000万元,在近2年的时间里,经过16次实验室实验、10多次计算机模拟、7次大工业试验,终于破解了F型钢热轧成型这一世界级技术难题。又花了上亿元建设了磁浮轨排加工车厂,研制了轨排加工专用装备。
    难忘那些合作体系单位的领导,他们对磁浮技术工程化研发和产业化发展信心坚定,对北控磁浮理解、支持甚至宽容,有的承担了巨大的压力。
    难忘铁三院磁浮项目设计组。十四年坚守磁浮事业,收入会受到影响,为此有的人没少遭家属抱怨。第三代车编组联挂运行试验时,设计组长把妻子和孩子从天津带到唐山基地,他告诉妻子,“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干的事”。
    难忘当年长沙试验线刚刚建成,磁浮单转向架悬浮试验成功,国防科大的一名教授驾驶单转下架时,他的眼神透出的是军人的骄傲。那种自豪感,令人动容;
    难忘2003年非典后期,组织工程化体系谈判最为困难的时刻,北控磁浮与一个谈了两年的飞机制造厂在长沙合作谈判遇到障碍,一个新中国第一代飞机工程技术人员的恳求,“你们再谈谈吧”,谈判破裂后他失望的眼泪和在雨中离去的蹒跚背影;
    难忘2008年冬天,在唐山线路工程完工之后,轨排轧制技术研发遭遇停滞不前的困难,北控磁浮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在寒风中孤独站立的试验线旁是磁浮车、供电轨、电器等,这些都是磁浮看家的东西。一个四川籍的老农民工带着两个半大的孩子,分别在线路的重要位置搭了三个简易窝棚,看守了整整一个冬天,大年三十晚上的鞭炮声,震击灵魂。
    谈到这里,刘志明动情的说,“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经历过磁浮发展,你就会相信。那些年,那些事儿,那些人,所有的坚守都会沉淀为精神的沃土。是他们使我们感动,给我们动力,让我们懂得敬畏和感恩;是他们支撑了磁浮发展,并且赋予了磁浮交通产业发展的终极意义”。
就是他们,这些和中低速磁浮打交道的人,都渊博宽厚,抱定赤子之心;静,能甘耐寂寞,动,能点石成金。艰难困苦,玉汝与成,他们才是磁浮民族产业发展的灵魂与脊梁! 

 

 


 
雨后的松塔  有千万颗小太阳悬挂
    采访中刘志明用得最多的词语是:公平、正义、诚信、逻辑,反复提到的是民族产业、价值创造、所有者心态等概念。人在信仰中生活。这些理念决定了刘志明相信什么,追求什么,遇到困难时坚持什么,在自我得失中如何选择。这些理念是磁浮研发十四年能够坚持的精神力量,更是产业持续发展的基础。“没有正确的理念,即使今天我们技术领先了,未来一定还会落后,象有些中国的其他产业一样。”
    刘志明祖籍河北, 他懂得白杨树。他毕业于北大,北大三角地留给他的是精神记忆。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对公平、正义,逻辑、真理的不懈追求,传统的北大精神赋予了刘志明很强的社会责任感。
    谈到为何能够坚守这么多年,刘志明的回答是:“发展高附加值的民族产业和民族现代制造业是一个国家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中国的城市化发展为磁浮交通创造了世界独有的发展机遇,中国有优秀的科学家,辛勤的产业工人,具有所有磁浮产业发展的条件,如果让中低速磁浮交通产业因技术以外的原因停滞或半途而废,那将留下太大遗憾,磁浮发展体现了国家和民族的意志,所以我们必须选择坚持。”
   散落一地的记忆中,百味杂陈。磁浮发展最艰难时期,四面楚歌的某年深秋的早上, 他独自一人爬上香山,冷风彻骨,满目萧瑟。他记下了这样的话:唯有松树、竹子和那些不知名的绿色在和冬天进行着最后的抵抗;唯有那些已经落叶的柿子树上残留的几颗柿子告诉我们,春天曾经来过,而我们耕耘过。”看着香山脚下的片片别墅,他顿悟并坚定了一个信念,一个国家的财富存在形式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中低速磁浮发展到今天, 刘志明相信这个产业一定会成功,国家也一定会支持。“我希望中国有更多的企业,去坚持,去创新,去掌握核心技术和打造民族品牌,占领价值链的高端。只有这样,中国才会被尊重,社保基金才会充盈,股票指数才会攀升,人民幸福指数才会提高。”
    平日里刘志明很低调,他喜欢自然。每当更深人静,他更愿意独自思考来获得内心的宁静。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他,还是能够大段地背诵出舒婷的诗:
    你相信了你编写的童话/自己就成了童话中幽兰的花/你的眼睛省略过/病树、颓墙、锈崩的铁栅 /只凭一个简单的信号 /集合起星星、紫云英和蝈蝈的队伍 /向没有被污染过的远方/出发/于是,人们相信了你/相信雨后的松塔/有千万颗小太阳悬挂……
    “中低速磁浮技术工程化研发和产业化发展技术新、模式新、周期长、内外部资源有限,北控磁浮坚持到现在,实现今天的成果,可以算是一个神话了。事实上,只有相信童话才可能有神话。这是一个自己相信,通过持续努力取得进展,被别人相信的过程。”